員工天地
員工天地

年少不聽李宗盛,聽懂已是不惑年

作者:郑力志???来源:本站原创???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02日???

午夜的到來,穿梭在大街上的人流已經逐漸消散。繁忙的都市,也因此變得安靜下來。不知不覺中又到了必須睡覺的時間了,匆匆忙忙的洗了個澡,躺在床上等待美夢的到來。我有一個習慣,晚上睡覺的時候喜歡聽一點音樂能夠促成睡眠。于是我帶上了耳機,打開了qq音樂,選擇了隨機的模式。耳機裏傳來了動人的歌聲,和平常一樣我閉著眼睛細細的聆聽著。睡意慢慢來到,這是耳機裏播放了一首我從小比較熟悉的歌曲“愛的代價”原唱是張艾嘉,但這次播放著是一個比較滄桑的聲音。原來是他的原作者李宗盛。說起李宗盛,也許90後00後不是那麽熟悉,甚至有些陌生,也有些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吧。因爲他不是小鮮肉,按現在網絡流行語言他就是一塊老臘肉。而他這塊老臘肉卻是越吃越香,深受中青年人的喜愛。

李宗盛,1958年7月19日出生于中國台灣省台北市,中國台灣男歌手、詞曲創作人、音樂制作人、制琴師。在整個華語樂壇可以說是金牌制作人,經他制作的經典歌曲數不勝數,例如梁靜茹的《勇氣》、張艾嘉的《愛的代價》、趙傳的《我是一只小小鳥》、陳淑桦的《夢醒時分》等等。雖然這些歌曲都有一定的年代感,但是並不影響現在這些歌曲的流行度,依然是經久不衰,已然成爲許多ktv必點歌曲之一。

張艾嘉曾說:“每個人心中,都有一首李宗盛。”不喜歡李宗盛的,是因爲還沒到年紀。他就像一個老朋友,把那些歲月裏的愛呀哭呀笑呀淚呀,都寫在歌裏一字一句地唱給你聽,娓娓道來。可我們聽的,又豈止是歌啊,那些旋律裏早已寫滿自己的故事。那還是11年前,張艾嘉半開玩笑地問他:“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?”沒想到這個曆經世事的男人竟然有了幾分害羞,支支吾吾並未回答。但往事如煙,愛與不愛,他早就爲我們把答案寫在了歌裏:“也許我偶爾會想她,偶爾難免會惦記她,就當她是個老朋友啊,也讓我心疼,也讓我牽挂。”走吧,走吧,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。走吧,走吧,人生難免經曆苦痛掙紮。

作为李宗盛曾经的妻子林忆莲曾说,“李宗盛是个很可怕的人,好像能看穿所有女人的心事。”其中也包括她自己。二人相识于微时,一首《当爱已成往事》让毫无交集的两个年轻人相识。彼时林忆莲眼里风情万种,李宗盛只看一眼便陷了进去。我想我是真的爱你,我是真的爱你。我全心全意等待着你说愿意,也许是我太心急。可又什么时候开始,一遍又一遍循环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,曾经同甘共苦,曾经执子之手的人,终究还是没能一起走到最后。夜深人静时,似乎才懂李宗盛在演唱会上曾经说的:“希望你们听懂我的歌,却不用像我经历得这般多。”我终于失去了你,在拥挤的人群中。许多年后,李宗盛在演唱会与林忆莲隔空对唱《当爱已成往事》,在舞台上,这个看透了世事的老男人,又一次情不自禁泪流满面。是啊,往事就不要再提了,忘了痛或许可以 ,忘了你却太不容易……有一天你会知道

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。后来啊,时间终于抚平了伤痛,李宗盛却唱着“我还在等,这世上唯一契合灵魂”。一句“我从来不想独身,却有预感晚婚”,通透又坦白,却唱尽了多少人的心酸。我在等,我还在等,我以为你会等我,即使年纪一大把……我从来不想独身 却有预感晚婚。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。在人来人往的世界中,我们不停地遇见,又不停地错过;踏遍千山万水后,却依然渴望爱与被爱。

遗憾万千种,各人皆不同。我们总以为生命中有很多以后,终于有一天越过山丘,才发现无人等候。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,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。

  李宗盛的歌总是这样,不用渲染氛围,不用制造场景,不刻意诉说自己的付出,却让人听到岁月流过时的一声轻叹,是空空荡荡,却嗡嗡作响。每听一次李宗盛,就像是在温习一次人生。年轻时,总是感到迷茫无助,就像一只小小鸟,分不清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,到底哪一个重要。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呀飞 却飞也飞不高,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。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。人到中年,会顿感时光飞逝,又耐不住岁月蹉跎,只能无奈地哼着,时光不再啊,时光不再。总是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,三十岁就快来往后的日子。怎么对自己交代,后来啊,才慢慢明白,那首《凡人歌》,或许说的就是现在我生活的模样吧,你我皆凡人,都要为生活奔波,一刻不得闲。多少男子汉,一怒为红颜,多少同林鸟,已成了分飞燕。人生何其短,何必苦苦恋。爱人不见了,向谁去喊冤。时间真真就如李宗盛所写的那样,它偷走了你的所有,你的天真、稚嫩、年少轻狂、痛彻心扉、你不明白的、纠结的、放不下的一切。网络上曾流传着一句话,“年少不聽李宗盛,聽懂已是不惑年。”不懂时拼命的想懂,等真的懂了却沉默了。李宗盛历尽沧桑的歌声背后,有一种繁华阅尽的平静,更像是一个受伤的少年,讲述着他的历历往事,让人心疼,又感动。每个人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李宗盛,而你又听懂了多少呢?

    張愛玲有一句話耐人尋味。她說:“我以爲人是慢慢變老的,其實不是,人是一瞬間變老的。”那個瞬間,恰好是某個年紀,突然聽懂了某一首歌。

  年少不聽李宗盛,聽懂已是不惑年。初闻不识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,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。